日本首相安倍晉三18日將再次上調消費稅計劃推遲了18個月。
  中新網11月20日電 一份日前發佈的報告顯示,日本經濟再次陷入衰退。對此,美國《華爾街日報》20日撰文稱,儘管如此,現在也不是做空日本的時候。如果真的存在一個什麼反向指標的話,那就是幾乎所有有關日本經濟的分析中都固有的宿命論。“日本”現已成為所有債臺高築的西方經濟體所面臨的危險的一個象徵。
  文章稱,本周有關日本經濟第三季度再度陷入衰退的消息引發了不可避免的指控:“安倍經濟學”已破產,而“日本難逃厄運”的說法更是見諸於所有評論文章中。但實際情況是,日本所面臨的結構性挑戰並不是新鮮事。
  二十年來,人們一直都在討論這個國家的老齡化、通貨緊縮陷阱和巨大的債務負擔。所有這些問題的影響都已經得到了反映。事實上,儘管日本第三季度GDP數據令人失望,但有理由相信,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三支箭”——貨幣刺激政策、財政刺激政策和結構性改革正在奏效。
  文章稱,當然,安倍經濟學已經推高了日本股市。但是按多項標準來衡量,日本企業的估值依然便宜。自10月中旬以來,日經指數已上漲逾19%,主要歸功於日本央行擴大資產購買規模的舉措。
  但日元隨之走軟的扭曲效應顯而易見:美元計價的MSCI明晟日本(MSCI Japan)指數同期僅上漲6.7%,僅為標準普爾500指數漲幅13%的一半。此外,美國股票平均價格指數已經位於歷史高點,而日經指數還不到1989年最高點位的一半。
  文章指出,從估值上看,日經指數的市盈率略高於標準普爾指數,但歷史市凈率方面日經指數(1.67,標普指數為2.8)則要低得多。許多分析師認為在評估不同國家的股市市值時,市凈率(每股市價除以每股凈資產)指標遠遠好於市盈率,原因是各國會計方法不同會造成利潤表現和預期扭曲。
  日興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投資部門全球負責人表示,超過40%的日企市凈率低於1。該公司管理著1680億美元的資產。雖然這些低預期反映了投資者一再失望的事實,但也不失為一個買入機會。因為現在的情況不同了,安倍經濟學提振了日本經濟。
  文章稱,在“第三隻箭”計劃的各種改革中,日本公司治理狀況得到了改善:建立起獨立董事會和股權激勵機制,營造出“股東友好文化”,從而幫助日本企業提高股本回報率。他還指出,JPX日經400指數(JPX-Nikkei Index 400,由符合國際治理標準的公司股票組成)僅推出一年表現就遠超大盤,這也起到榜樣作用。
  另外,規模1.1萬億美元的日本年金積立金管理運用獨立行政法人(Government Pension Investment Fund, 簡稱GPIF)改革也推動了更多股權投資。GPIF此前主要集中投資國債,現在則能夠投資其他風險較高的資產。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GPIF將很快任命水野弘道為其首席投資長。水野弘道是總部在倫敦的私募股權公司科勒資本(Coller Capital)的合伙人,有海外背景。
  調查顯示,家庭通脹預期正在上升,這表明日本央行的寬鬆貨幣政策和弱勢日元正在瓦解通縮基礎,終結抑制儲蓄的因素,甚至還有希望解決日本社會老齡化的問題:比如安倍晉三提出的“女性經濟學”措施正在創造激勵婦女加入勞動力大軍的因素,同時擴大生產力基礎並減少退休人員對經濟造成的拖累。
  文章還指出,同時,日本企業正在打破無力創新以及無法同韓國和中國低成本製造商競爭的神話。日本在機器人、醫療成像、燃料電池和太陽能等領域就領先世界。更重要的是,對於高度依賴進口燃料的日本來說,近期油價下跌事實上相當於給日本經濟減稅,同時部分抵消了今年4月上調消費稅帶來的影響。
  文章還稱,即使是將消費稅上調3%這一備受爭議的做法也可以看做是必須的。克魯格曼(Paul Krugman)等凱恩斯主義經濟學家認為,增稅會給脆弱的經濟施加負擔,會扼殺經濟增長。但事實是,日本公共債務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40%。
  鑒於將日本儲蓄從投資公共債務導向消費或高風險資產的重要性,如果日本政府想要安全地管理巨大的債務負擔,則必須擴大稅基。上調消費稅導致日本經濟連續兩個季度出現收縮,並導致安倍晉三呼籲提前舉行大選、推遲下一輪上調消費稅計劃的實施。
  文章最後指出,換句話說,上調消費稅是範圍更廣的經濟結構調整計劃的必要組成,而經濟結構調整則是安倍晉三內閣最為重要的任務。如果有機會,安倍政府可能成功調整日本經濟結構。  (原標題:美媒:“日本衰退論”為時尚早 安倍新政在奏效)
創作者介紹

1207

ji33jiaij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